热线电话:+86-0000-96877

banner2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联系我们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邮箱: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

新闻资讯

没有什么欣赏价值

发布时间:2018/11/06 点击量:

  县政府广场上的28根罗马柱是请风水大师设计,当地群众纷纷猜测是他28岁当上县委常委的原因。

  据现任新丰县供电局局长邓源华表示,位于新丰县地税局里面的这幢洋楼是叶树养回新丰的专门招待所之一。

  新快报1月11日报道叶树养在新丰县从政期间,最惹争议的就是修建新丰县豪华奢侈的政府广场。政府广场建成后,也和叶树养的“官运”息息相关了起来。广场正门28根高耸的大理石罗马柱是新丰县的标志性建筑,当地传言称,修建罗马柱,是根据叶树养的生辰八字来设计的,他曾多次请兴宁、香港等地的数位风水大师指点。

  韶关市新丰县离广州只有100多公里,记者一行,经由从化转105国道驱车行驶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了这座粤北贫困县。

  农民出身的叶树养曾经是一名实干家,他曾在这里当了18年的父母官,1984年到2002年,从28岁最年轻的县委常委一直做到新丰县委书记。

  当地人称,叶树养“脾气火爆、独断专行,官儿当的越大,越听不进劝”,由于读书不多,最终从一名实干家走上了贪污腐化的道路,并且日渐迷信。

  当地群众举报反映称,新丰县县政府在2001年修建县政府广场时,大搞形象工程,不惜巨资修筑罗马柱。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也介绍,时任县委书记的叶树养不顾当时县委县政府部分领导以及人大代表的反对,坚持要修建豪华的县政府广场。

  有关资料显示,2002年12月,叶树养才从该县调任韶关市公安局党委书记,政府广场的修建,正是他在任的时间。

  叶树养的同学也是其多年好友朱小芳这样说:“这个广场就是叶树养倡议修建的,如果不是叶树养的雷厉风行,如果不是他够硬说一不二,搞得定公安和法院,县政府的广场根本修建不起来,如果不是他,光拆迁都很麻烦。”

  关于这个县政府广场到底花了多少钱,坊间传言众多,有的说花费2个亿,有的说花费2000万元,还有的说花费300万元。

  后据新丰县地税局副局长叶汉标证实,政府广场土建花了90多万元,人工、材料等花了400多万元,一共550多万元。

  据悉,这28根罗马柱实际是“风水”需要,没有什么欣赏价值。修建罗马柱,是根据叶树养的生辰八字来设计,他曾多次请来自兴宁、香港等地的数位风水大师指点。另有未经证实的传言称,叶树养28岁担任县委常委,所以刚好是28根罗马柱。

  但在新丰县,也有不少人将政府广场的修建视为叶树养的一项政绩,他们甚至说,“这样评价叶树养不公平,这明显是墙倒众人推。没出事的时候大家都说修得好,一出事就说他花钱太多了。”

  也有市民表示,修建县政府工程是有必要的,偌大的一个县,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举办群众活动,实在说不过去,也对不起全县人民。

  曾在县建设局设计院工作的朱小芳也认为,叶树养此举是造福新丰县市民的一项举动,他的理由听起来更有说服力——新丰县政府广场的原址是政府的职工宿舍,“就连叶树养自己也住在那里,他是拆迁了职工宿舍,为市民修建了一个活动广场”。

  2008年6月28日左右,新丰县发洪水,县政府广场罗马柱前面的护墙出现坍塌,长达一百多米。

  据周边群众描述,当时塌得相当“奇怪”,很整齐,从来没有看过。当时,坊间流传一说,称县政府要出事了!巧合的是,8月份,曾任该县县委书记的叶树养被传“双规”。

  据了解,当时新丰的“6·28”洪水后,叶树养曾经回来新丰视察过灾情,而在视察完毕回去市里复命时,叶树养还在市公安局报销了数万元的费用支出。

  发洪水那年,广场前的护墙坍塌了,叶树养也就被抓了。人们说,这是上天示警,命该如此。

  据了解,叶树养的两个弟弟在新丰县分别担任国土局局长和交通局局长,可以说垄断了新丰县最肥的部门。他们的升迁到底和叶树养有没有关系?

  叶树养的同学朱小芳这么看,“这个很难讲有没有关系,但是,即使不是叶树养亲自提拔他们,也是新丰县的其他领导看在叶树养的面子上提拔了他们。”

  叶树养的小弟叶秋水(化名)则说:“他对我们几个弟弟肯定有工作上的帮助和指点,但你说这种帮助有多大也不一定,他也就是帮我们提供一个平台,关键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据悉,叶树养每次从韶关回来新丰时,基本上都不住自己在新丰的住房,而是住在新丰县公安局或者新丰县地税局里的“内部招待所”。

  据新丰县地税局副局长叶汉标称,“公安局里的那个招待所占地两三百平方米,东西都很齐全,光浴室就有十几平方米,还有专门的桑拿房。”而地税里面的那个房子卧室装了实木地板,有一个客厅,还有一个大露台,装修堪比四星级。

  另据了解,曾担任新丰县交通局局长的叶秋水是叶树养的小弟,只上过初中,文化程度并不高。

  在叶树养垮台后,他曾被相关部门多次带走协助调查,后调至新丰县办公室任办公室副主任。知情人士说:“表面上是平调,实际上是暗中撤职了,把他放到一个闲职上,搁置起来。”

  据悉,叶树养对自己的同学也很关照,朱小芳还在新丰县建设局设计院工作的时候,叶树养就总劝他要有“上进心”,要他“搞一个局长当当,光宗耀祖”。

  事实上,当时在新丰县,叶树养要为朱小芳搞一个局长当也并不是难事。但朱小芳自己是个嗜酒如命的人,“一天不喝酒就浑身不舒服”,对当官并无兴趣,遂回绝了叶树养,“我不是当官的料,还是老老实实干我的技术好了”。

  新丰县供电局副局长邓源华则透露,叶树养的妹妹、妹夫都在他任职的新丰县供电局上班。

  邓源华自称,原本跟叶树养关系不错,后来,叶树养要求邓源华给他的亲戚安排一个闲职,叶树养指示,“挂起来,给他们发一份工资,不用干重活,挂在单位里面,不论上不上班都可以。”

  邓源华称,供电局管理比较严格,如果光给他们发工资不干活,别人看了会有意见。邓源华没有照办,叶树养便对他有意见,不再理睬他。

  如今,整座县城早已没有了叶树养刚刚被抓获时的议论纷纷,然而,他的踪迹和传说却深深烙印在这座粤北贫困县的县城里。

  叶树养的同学朱小芳说,“叶树养对新丰是‘七分功三分过’。”曾担任过新丰县教育局局长的张言伦也说,叶树养的出事对新丰很不利,“毕竟一个地方要培养出一个像叶树养这样的官员非常不容易,有他在的时候,每年都可以吸引投资和申请拨款上千万元,以后却没有了,新丰的建设会因为他的落马落后十几二十年。”

  她甚至说,“他的落马给新丰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不仅他要背负一个千古骂名,别人对整个新丰的看法也会变得非常负面。”